故宫,你低调点!

  “我的名字叫紫禁城,快要600岁了,这上元的夜啊,总是让我沉醉,这么久了却从未停止。”

  “重檐之上的月光,曾照进古人的宫殿;城墙上绵延的灯彩,映出了角楼的瑰丽。今夜,一群博物馆人将我点亮,我在北京的中央,献给团圆的你们,一座壮观的城。”

  

  故宫博物院供图

  今年元宵节,故宫迎来了建院94年以来的首次“灯会”,“灯会”开始前,故宫博物院在微博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。

  

  半小时后,“紫禁城上元之夜”的灯光点亮了北京夜空。

  午门城楼及东西雁翅楼用白、黄、红三种颜色光源装扮!

  太和门广场变成了超大的夜景灯光秀场!

  

  图片来源:东方IC 版权作品 请勿转载

  午门城楼的西马道上,“紫禁城里过大年展览上元夜也依旧开放!

  

  故宫博物院供图

  故宫的角楼被灯光装点出满满的节日气氛!

  

  故宫博物院供图

  令人惊叹的是,故宫的“网红”藏品《清明上河图》《千里江山图卷》在“灯会”中展开画卷。

  

  灯光版《清明上河图》

  以灯为笔,以屋顶为纸,一眼望去美不胜收!

  

  灯光版《清明上河图》

  太和殿被灯光勾勒出宏伟的轮廓!

  

  故宫博物院供图

  上元之夜,宫中的畅音阁戏楼持续上演着戏曲表演。

  

  故宫博物院供图

  最后一站,故宫博物院最北端神武门也被灯光点亮!

  

  故宫博物院供图

  上元之夜,故宫邀请了劳动模范、北京榜样、快递小哥、环卫工人、解放军和武警官兵、消防指战员、公安干警等各界代表以及预约成功的观众,共3000人游览紫禁城。

  

  更多人通过网络直播一睹故宫“灯会”盛景。

  

  故宫博物院供图

  有网友还在感叹这次“超越春运难度”的抢票,“预约门票简直‘秒光’”。

  

  故宫博物院供图

  时间退回到两天前,故宫博物院发布了2月19日(正月十五)、20日(正月十六)即将举办“紫禁城上元之夜”文化活动的消息。

  

  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18日凌晨,一众网友前往故宫博物院官网抢票,网站甚至一度被挤到瘫痪。

  即便一票难求,这两天夜间的门票仍然在短时间内被一抢而空。

  

  故宫博物院供图

  今年的元宵节夜晚,故宫一下热闹了起来。

  其实,远在明清两代,宫里的上元节就有诸多讲究。

  有灯无月不娱人,有月无灯不算春。

  春到人间人似玉,灯烧月下月如怠。

  满街珠翠游村女,沸地笙歌赛社神。

  不展芳尊开口笑,如何消得此良辰。

  ——唐伯虎《元宵》

  明代宫中过上元节,皇帝后妃大多会在乾清宫赏灯。

  清宫上元节项目则更为繁复,除了挂灯、赏灯外,也有灯戏、火戏表演。用今天的话来说,这些表演相当于为皇帝后妃准备的“元宵节晚会”。

  

  2月18日,北京故宫午门调试灯光。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

  其中,灯戏颇为有趣。由多人舞灯拼出吉祥文字及图案,每人手执彩灯、身着不同颜色的服装,翩翩起舞,类似于现代的大型团体操表演。

  但这样热闹的紫禁城从晚清起已愈发没落。

  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时,紫禁城留下了现今可知的第一张照片。

  

  1860年的紫禁城照片。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翻摄

  这年10月,咸丰皇帝逃出紫禁城,恭亲王奕 与英法联军交换了《天津条约》批准书,并订立《中英北京条约》、《中法北京条约》作为补充。

  战争结束了,侵略者摇身一变成了游客。一位外国“摄影师”拍下了当年的紫禁城,并在日记里写到,“里面就像垃圾场一样”。

  这大概是一个王朝行将就木时的真实写照。

  

  2月18日,北京故宫午门调试灯光。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

  事实上,这样的情况一直延续了近百年。

  直到上世纪40年代时,故宫的环境仍然并不是想象中的博物馆的状态。

  曾有故宫博物院工作人员撰文回忆,当时的故宫内杂草丛生,房倒屋漏,有屋顶竟长出了树木。光是清理当时宫中存留的垃圾、杂草就用了3年时间。清理结束时,共清运垃圾25万立方米。

  最近几年,故宫的变化尤为引人注目,在一位花甲老人的带领下,它不仅焕然一新,还走上了“网红”之路。

  

  故宫博物院供图

  七年前,58岁的单霁翔到任故宫院长。那时,他拿到的故宫博物院介绍,写了这座博物馆诸多的“世界之最”。

  可他觉得,当自己真正走到观众中间,这些“世界之最”都没有了。

  

  2月18日,北京故宫午门调试灯光。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

  在单霁翔看来,故宫不能沉睡在这些“世界之最”里,人们能从游览故宫过程中获得什么,才是有意义的。

  为此,故宫花了几年时间对室内、室外环境进行了大整治。

  游客没有地方休息,那就拆除了宫中的临时建筑、新增供游客休息的椅子;

  游客排队上厕所,那就将一个职工食堂都改成了洗手间;

  游客买票难,那就全面采用电子购票,新增多个售票点;

  游客觉得不够尽兴,那就不断修缮古建并扩展开放面积;

  游客感到意犹未尽,那就推出大量文创产品,把生活和文化结合在一起……

  

  故宫博物院供图

  几年的变化让故宫博物院成了一票难求的博物馆。

  今年,持续整个正月的“过大年”展览和“紫禁城上元之夜”,让本该是淡季的故宫变得一票难求。

  在不少普通人眼中,近600岁的故宫正变得越来越年轻。

  

  资料图: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。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

  上元“灯会”只是一个开端,故宫正用各种方式把这数百年的积淀展示给世人。

  元宵节当晚,单霁翔又立下了新的flag:故宫博物院对本次元宵节活动进行评估后,或结合二十四节气等重要时间节点推出夜场活动。

  你期待吗?

  

作者:上官云 宋宇晟